江清涟

瑟瑟发抖的小萌新,略杂食。

曦澄:我云梦江氏还缺一个主母

幼儿园文笔


极度ooc


私设双向暗恋


私设如山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今日的江澄很烦躁,不,准确来说,今日的江澄比往日烦躁许多。


谁能解释一下为什么姑苏蓝氏宗主只喝了一杯酒就醉了,还是先睡再醉?


谁能解释一下为什么姑苏蓝氏宗主喝醉了要把抹额塞到他的手里,还大叫什么:晚吟我心悦你!!!


终于明白为什么姑苏蓝氏禁酒了。


醉了是这样?该禁!


那么……江澄看看手中被叠的整整齐齐的抹额,无奈扶扶额,对一旁的江氏门生道:“我要去姑苏蓝氏。”


云深不知处


蓝启仁怒视眼前领罚的人,大声道:“你可知错?”


蓝曦臣道:“弟子不知。”


蓝启仁道:“你可知,清谈会上的事情,如果传出去,对姑苏蓝氏,对云梦江氏会有多大的影响?”


蓝曦臣眼中光芒暗了暗,沉默许久,开口道:“弟子知错了。”


此时,云深不知处的一名门生来到这里,对蓝启仁通报道:“云梦江氏宗主请见宗主。”


蓝启仁沉默几时,道:“曦臣,换身衣服,先去见江宗主。”


蓝曦臣起身道:“是。”


云深不知处大堂


江澄在这里等了好一会儿,不爽道:“原来云深不知处就是这样对待客人的吗?”


门生正准备说几句话时,二夫人(划掉)魏无羡悠哉游哉地走了过来,笑嘻嘻地揽住江澄的肩,道:“清谈会上的事情,我都听二哥哥说了,怎么样?要和我做妯娌了?哈哈哈哈哈。”


江澄淡定的拿开他的手,忽略掉脸上一瞬间的绯红,道:“MD死给。”


魏无羡:……


魏无羡:师妹你脸红了哦


他们互相嘲讽了一阵,蓝曦臣也赶来,魏无羡和门生识相的退下,江澄忽略心跳加速,道:“敢问蓝宗主可否给我一个解释?”


蓝曦臣沉默许久,什么事自然是不言而喻,他缓缓道:“醉酒后的话……皆是实话,如果江宗主觉得厌……”


江澄打断了他,冷笑道:“这么说蓝宗主是不愿意负责了?”


蓝曦臣听他这句话,眼中似乎迸发出光芒,道:“晚吟……答应了?”


江澄别扭地别过头去,往他怀里扔了一个东西,道:“我云梦江氏还缺一个主母,你……意下如何?”


蓝曦臣接住那个东西,是银铃,上书一“澄”字,他笑道:“涣自然是愿意。”


在江澄等魏婴的十三年里

极度ooc

幼儿园文笔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江澄!打山鸡吗?”


“江澄!天子笑,你要吗?”


“江澄,将来你做家主,我就做你的下属,像你父亲和我父亲一样。姑苏蓝氏有双璧,我们云梦就有双杰!”


江澄从梦中惊醒,起身,在灯火下拿出陈情细细摩挲,手指接触到的纹路已经熟悉不过。


他自嘲地想,那个人应该也抚过这上面的每一个纹路的吧。想到这里,他又冷笑一声,目光恢复往日的傲慢阴冷。


江澄将陈情收好,天边已透白。


终有一天,我会找到你的。